首页
全国重点综合信息门户网
首页 党政要闻社会财经文旅综艺法制军事科普图片人物名企民生3.15公益

综艺

放下手机,回到生活中的社交现场

来源:新华日报 时间:05-11
摘要:能不能有个地方,让年轻人放下手机,面对面跟人聊天? 在南京地铁一号线南延线天隆寺站附近,有一间6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。去年11月,一个叫大胖的90后小伙,在这里开了家社交小屋。很多年轻人纷纷走进这里,寻求与他人更多的连接,也留下了自己的故事。 一场

能不能有个地方,让年轻人放下手机,面对面跟人聊天?

  在南京地铁一号线南延线天隆寺站附近,有一间6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。去年11月,一个叫大胖的90后小伙,在这里开了家“社交小屋”。很多年轻人纷纷走进这里,寻求与他人更多的连接,也留下了自己的故事。

  一场疫情,让“日常”的力量、线下的温度更多被看见。“困”在手机里的年轻人,开始有意识地走进社交小屋、兴趣俱乐部、家门口的菜市场……他们的社交也从线上的虚拟人设变得更为立体、鲜活。

  “社交小屋”

  为何吸引年轻人

  南京一家医院肿瘤科的刘护士前几日走进了“大胖的社交小屋”。她说,她内心的压力很大,一方面每天要眼睁睁地看着病人和家属的痛楚,另一方面自己不懂得如何和同事相处。“我最大的问题,是身边缺少朋友,能和我一起对抗这些压力。”于是她来到这里。

  还有一位患了甲状腺癌的女孩小赵,来大胖的小屋分享了她人生偶然的变故。一次常规的体检,她竟然查出了甲状腺癌,父母都在外地,身边没有朋友可以倾诉,她来到“大胖的社交小屋”,坦露了自己的病痛。她说,“告诉别人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。”

  大胖告诉记者,光顾社交小屋的人,有大学教授、985高校学生、科研人员、火车司机、综艺节目导演、法律工作者,还有理发店的小哥、工地民工,年轻人中以90后、00后较多,男女比例基本在1:2。

  为什么想到要开一个社交小屋?大胖告诉记者,自己之前做过一个青年社群,“那时候就觉得外地来的年轻人比较孤独。每天除了工作,现实中的朋友不多,网上交友也不靠谱,就想有个地方让大家可以交流思想。”大胖去丽江开过客栈,在拉萨追逐过梦想,后来在南京一家金融企业做管理工作。去年他在南京开了这间社交小店,“网上发起的活动大多数是泛社交活动,大家加加微信就算了,精神层面的交流很少。我觉得应该搭建一个安全环境下认识新朋友的窗口,类似于‘超级碰面站’的概念,大家随时可以过来,认识各行各业的新朋友。”

  为了让陌生人尽快熟络起来,小屋里会有各种主题的“破冰”活动,包括体验盲盒式交友、解忧杂货铺、青年创业者联盟、小众文化讨论等。可以说说你在疫情期间的感受,也会通过每个人给予家庭、婚姻、健康、自由的人生排序,来找到三观一致的人。

  “对年轻人来说,现实中的朋友太重要了,他们需要打开自己。我发现,很多00后最大的困局是,将自己困在手机里,现实生活中根本不知道怎么去交朋友。他们在网上的一些喜好只是为了获得一种群体认可。”大胖说。

  IT行业从业者费童是90后,也是小屋的造访者。让他印象最深的主题活动是“每天认识新朋友,看看别人的世界”。他告诉记者,活动中,每个参与者,不管是羞涩的人还是勇敢的人,都会坦诚自己的工作、生活、情感状态。他认为这样的活动很好,让自己有机会在现实生活中勇敢地去表达,“通过认识新朋友,看到更大的世界,也认识自己。”

  当年轻人走出小屋后,会有什么收获?大胖说,“我只是做了这样一个空间,传递了一种理念,把大家聚在一起,真正的价值不是我给予的,而是他们互相赋予的。”

  置身其中,大胖坦言自己是快乐的。不仅一下子多认识了几百个朋友,在对话中感受到每个人身上新鲜的活力。更重要的是,能够帮助别人找到朋友、找到快乐。“很多人在聊天中发现,自己的一些疑惑,在别人那里根本就不是事。换一个角度,原本的困惑就会豁然开朗。”

  “人是需要面对面交流的,就好比网恋,聊得再多,也不如线下感受一下对方的气质、形态以及说话的方式、为人的态度,否则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见光死呢?”大胖想把小屋打造成一个青年社交平台,让年轻人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去认识新朋友,通过一个个故事对世界与生活产生新的理解。

  户外行走,

  留住身边的美好

  很多父母感慨,现在的90后、00后不会社交,他们在网上一个个铜牙铁嘴,回到现实生活中,连基本的待人接物都不会。社会学家统称他们为“宅一代”。

  但采访中记者发现,这些“宅一代”有了令人可喜的变化: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有意识地从线上走到线下,走进生活。

  “感受六朝古都、十朝都会,让我们一起用脚步丈量明城墙……”“探趣金陵”推送的五一假期众多活动,在半小时内被秒光。

  1993年出生的活动主理人陈晓倩告诉记者,从2018年至今,四年里他们陆续组织了多场“城市印象”系列活动。紫金山野道爬山活动、同游四方美术馆、打卡石臼湖日落美景、领略河西滨江的时代风光……活动领队之一的毛志超每次将活动的视频和图文在小红书上发布,底下是一片“求加入”的留言。

  “我的‘社恐’大概是被爱玩的朋友们治好的。”1993年出生的李子茉在南京一家公司从事企划工作,曾经的她业余时间就是刷手机、追剧,尤其当周边朋友纷纷成家立业后,甚至约不上人一起吃火锅。

  从第一次被拉去玩剧本杀,第一次参加车友会活动,第一次户外行走……她体验到了走出去的快乐和人生的饱满。

  李子茉说,自己并不擅长运动,户外行走适合她这种没什么运动基础的小白。“就算是一群不认识的人,一场几小时的徒步下来,有了运动量,又见识到了平日里根本不会去看的城市风景,最后又能在不尴尬的气氛里交到新朋友。可以说,户外行走是年轻人发现周边有趣灵魂和城市温度的最好方式。”

  陈晓倩告诉记者,打造“探趣金陵”这个18—38岁青年兴趣社区俱乐部,原因就在于她发现现在很多年轻人“既不想动,内心又渴望认识人”。她想通过对城市文化的深挖,带着年轻人一起去探寻南京的人文历史、网红景点、艺术展览、地理风貌等“身边的美好”。

  从2018年至今,陈晓倩已经有16个500人的微信大群,而活动的频次,也从双休日延伸到工作日的晚上,没有疫情的时候,一周差不多能做14场活动。

  让她最意外的是,很多年轻人居然不知道怎么玩。

  一个90后研究员,一个月之内报名了他们组织的10场活动,“可是见了面才知道,他是个超级内向的人,完全不善交流。”通过长期观察,陈晓倩发现,网上越是活跃的人,生活中很可能越沉默。

  有时候报名20个人就有20个职业,程序员最多,有人说自己来南京十几年了,都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好玩的。而经常参加活动的人,有的当起了领队,“太锻炼人了,一个活动成不成功,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是你带人玩了哪些地方,而是行走中的氛围怎么样,这都需要领队去带动和营造。我们两个领队都是外地人,他们的婚礼是在我们这些线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的,他们说,那一刻感觉自己才真正在这座城市生了根。”

  对于那些仍沉湎于网络生活的年轻人,陈晓倩说:线下永远有你想象不到的精彩。

  去发现那些

  “了不起的附近”

  社交媒体上,也留下了不少年轻人思考的足迹——

  “很久之前,把时间花在虚拟世界和网友聊天。然后被点醒,要多和家人、朋友相处,感受现实生活的美好。”

  “最近我发现在网上冲浪、看别人的生活容易让人焦虑,而线下跟朋友相处反而更踏实、更真实。”

  “线上社交比较类型化,同一个圈里话题枯竭,越雷同就越容易极端……”

  在“小宇宙”APP上,“周周的笔记”更新了一期名为“拥抱线下生活”的播客,详细讲述了自己把社交媒体全部卸载掉后的快乐。“既没有了小红书的短视频、短内容的侵扰,也没有淘宝给我推送a裙子、b裤子、c鞋子,没有那么多眼花缭乱的东西,瞬间觉得我的生活有一点点回归到本真的状态,虽然没有了这么多的媒介和这么大一片网络空间,但是我觉得我的现实生活变得更饱满更充盈了。”

  为什么年轻人要从“云端”回归到现实生活之中?大众传播有个概念叫“沉默的螺旋”,就是说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,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受到广泛欢迎,就会积极参与进去,这类观点就会更多地扩散;而发觉某一观点很少有人理会甚至遭到别人攻击时,即使自己赞同它,也会保持沉默。“当大多数个人力图避免由于单独持有某些态度和信念而产生孤立时,网上社交只会越来越窄化。”南京一所四星高中的80后教师聂伟担忧地说。

  以前你住在一个社区里面,你自然会知道隔几个街道有一个果蔬市场,转几个巷子会藏着哪个好吃的苍蝇馆子,而现在依靠技术,就有了一步到位、高度便捷的指引。那么我们怎么找回逐渐消失的“附近”呢?

  南京大学在读博士武科科没想到,有一天她竟然在手机里找到了答案。

  家住雨花台区梅山街道的武科科,平时和家附近的人几乎没有交集,“我不知道身边住的他们是谁,过着怎样的生活,有着怎样的人生态度。”

  但是有一天当她打开社交媒体后,抖音向她推送了附近的人,她这才发现“了不起的附近”就在眼前:“我看到,60岁的大爷天天做饭给90岁的爸爸吃,我经常去的梅山菜场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还有一个长得像极了蒋勤勤的卖鱼姑娘,她喜欢唱歌,不管做什么,总是笑嘻嘻的……”

  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这之后武科科只要行走在小区附近,就会觉得自己与附近、和生活多了一份连接,“就像歌词里唱的: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!”

  回到生活中的社交现场,并不意味我们要放弃线上社交。

  “可能你想不到,线上社交,让我的母亲捡回了一条命!”南京爱哲科技公司负责人、85后刘小默说,去年在一次常规体检中,她的母亲查出了肾癌。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方案?母亲给予了女儿充分的信任,她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刘小默在微博上找到了“同病相怜”的家属后发私信:我妈妈也得的这个病,我想跟你探讨一下……就这样她被拉进了一个病友群,里面满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肾癌患者或家属。

  之前,医生判定刘小默母亲的肾癌已经转移到肾上腺,此时开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但刘小默不死心,在群友们的推荐下,她带着母亲去北京治病。“幸运的是,切了肾上腺之后,发现并不是恶性肿瘤,也就是说癌细胞并没有像之前预判的那样扩散到全身了。”

  今年起,刘小默的父母搬来和她一起住了。每天晚饭后,她会去玄武湖公园散步,感受人间烟火气,而她的父母则常和在老家的舅舅通一通视频电话,了解外公的情况,“这样他们就觉得和家乡还存在着很深的连接。”

  刘小默说,线上、线下其实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,它是当下社交的一体两面,网络能让我们到达现实中到达不了的地方;而回归现实,则能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人间温度,感受生活的丰富和美好。

陈 洁

首页 | 党政 | 要闻 | 社会 | 财经 | 文旅 | 综艺 | 法制 | 军事 | 科普

全国重点综合信息门户网编审委员会 版权所有   技术支持:唐山微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 广告运营:锐金河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网法律服务咨询13831576769

主办:第一播报编审委员会   冀ICP备18013617号-1号 冀公网安备1302030200088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冀)字第00451号

首页   |   帮助

第一播报编审委员会 版权所有

冀ICP备18013617号-1号
冀公网安备13020302000888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冀)字第00451号
本网法律服务咨询13831576769